洋若星迟

我的瑶妹@一只阿瑶
lof小文手,本命晓薛,目前专注于HE,短篇和正在连载的长篇
……
晓薛神仙爱情我嗑爆!!!星星洋洋锁🔒了知不知道😭钥匙被我吞了呜呜呜呜!!!谁都别阻止我爱他俩!!!你们快点原地结婚啊啊啊啊!!!(哪来的疯子,快拖走

小通知

我回来了。

首先很感谢还在等着小迟的各位,由于很多私事还有作业的原因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更新了,在此表达歉意。

不过忙完了这些我还有很琐杂的事要处理。今天又有人来找茬,私事又开始变多,请大家谅解。

其实我也不想一直拖着,一个文手没有粮那是很……尴尬的,所以我会尽力挤出更多的时间为cp产粮。

后几天可能会更新,但几率不大。

烦心事有点多,心情比较低落,所以先让我缓和几天吧。

各位可以选择等着我或者取关。

谢谢。


我放弃了

lof现在又严了……

小迟先避避风头吧

过段时间再补链接


通知

最近要上课

下午要肝作业

我枯了

后面基本上半个月都不会更新……

等着我不要取关呀


老福特爸爸最近又严了
现在竟然翻车了我无语
emmmm小迟会试着补链接的❤

对于自己的25个问题

因为最近肠胃还是不好,基本上没什么心情写文了,所以想搞个对于小迟自己的问卷调查,让大家从另一个方面认识一个新的小迟❤

内容杂七杂八 从人生哲理谈到明儿晚上吃啥 想起什么写什么

问卷的所有内容都为原创 可能会删掉

1.你的姓名是?

洋若星迟 为什么要透露真实姓名👌

2.你的年龄是?

嘿嘿嘿我今年十八了【被揍】

3.你的性别是?

4.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?

性格……暴躁老姐那种√

其实这个要看好几面

在我家里人面前:乖乖女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【精通个屁你个音痴】

同学眼里:……好(我词穷了)

在闺蜜面前:在阿瑶老师的认知里我就是个沙雕√

所以说我活的真累【躺平】

5.你的爱好是?

我一一列举一下:

绘画,书法(硬笔和软笔都有),阅读,写作,唱歌,跳舞(会一点点),编鸡笼(什么玩意儿),打扫卫生,摄影,犯沙雕,唠嗑 很多很多

6.你以前的性格是?

以前真的非常单纯 单纯的不行 看起来很高冷实则比谁都懦弱 性格比较慢热

7.性格有因什么而改变吗?

有的 是在认识阿瑶老师的那一天 因为她我的人生轨迹彻底被她改变(划掉)带偏了√

9.有喜欢的食物吗?

有!!!(终于问到点上了👌)作为一个吃货怎么能没有!!!

我的口味比较重 喜欢甜的酸的和辣的

作为一个北京人 日常就是吃饺子要倒小半碗的醋 剩下没蘸完的喝掉;柠檬切开之后直接生吃;苹果醋每天一杯hhhhh

所以我就成了柠檬精🍋我好酸

辣的东西我是从五岁开始吃的 那时候还小

所以导致现在肠胃不好……自作孽不可活【瘫】

甜的东西我是真的喜欢 不管是什么都喜欢

10.泪点低还是笑点低?

都为负 我能有什么办法(摊手)

11.有闺蜜吗?

有  @一只阿瑶 阿瑶老师介不介意从棺材里出来诈尸一下?

12.如果有,你最欣赏TA哪一点?

哪一点???想来想去还是最欣赏她比我沙雕这一点 我甘拜下风【被揍】

正经点

还是觉得她脾气比较好 因为我本身就很暴躁老姐的那种 我们以前也有闹过矛盾 从来都是她先过来哄的我顺带告诉我我哪哪哪错了(常常会说着说着被她带歪)我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,属于一哄就好的那种 好脾气我是真的喜欢

虽然我性格比较随和,很少生气 但是那种尾巴翘上天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我真的不会惯着

她算是撞到枪口上来啦❤行了她是我的人了【抱紧.jpg】谁都别想和我抢!!!

总结一下就是——

阿瑶老师的嘴,骗人的鬼🙃

13.爱自嘲吗?

爱 经常性的自嘲谁都拦不住

14.自诩自己是?

沙雕 嗯没了就是沙雕

15.难过的时候会干些什么?

画圈圈,写文 急了就哭一场发泄一下 会和闺蜜“分享”🙃

16.心事多吗?

非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常———————多 没错我很闷骚👌

17.做事理性还是感性?

感性 看情绪走(不是口无遮拦)

18.你的自卑感来自?

emmmm这个我也说不清 可能是我不自信的原因就是会自卑 嗯卑微的我卑微的存在

19.你的星座是?

射手座❤巧了阿瑶老师是白羊👌

20.写文吗?如果写,那么写的是哪个cp?

写的 写晓薛啊

21.这对cp的萌点在于?

这对……我在看义城篇之前对于薛洋的认知就是狠毒贪婪,考虑要不要把他分一下类

后来洋洋在看到星星自刎把义城的东西毁了个遍

还有那句“锁灵囊锁灵囊。对了,我需要一只锁灵囊,锁灵囊,锁灵囊……”

这句是真的戳我 换句话说就是非常让我“意难平”。

守了八年,只为寻他一缕残魂;锁灵囊被拿走,你洋嘶吼着“还给我”,被断了一臂,魂散义城。

我看到这已经是哭得不成样子了。

22.你对于自己的同人文及文笔的看法是?

渣 特  别  渣 没别的可说👌

23.有丧过不想继续写文吗?如果有,那是什么让你重新拾起笔来的呢?

有的 第一个作品《花颜凝蜂绕》那时候写到一半就一度想弃坑了 那段时间三次元出了比较大的事,对我来说打击非常大

后来看到了小可爱们的鼓励我真的非常感谢 那段时间无疑是我最颓的日子,看到泥萌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甚至想哭了

总之就是非常非常感谢你们没有放弃我❤

24.你对现在这个自己满意吗?

不满意 一  点  都  不  满  意

作业没写完什么都不会还在这写文脸皮真厚

25.最后,你想对现在这个自己说?

长点心吧👌

好了我不废话了我很快滚去码文 明天就回北京了耶✌
阿瑶老师记得请我吃饭😏

我是脑洞

中午休息时蹦出的特殊想法

如果道长喝醉了会怎么样?

从温柔大暖男变成撒泼小哭包???

想想就好ooc🌚

这一篇会码的,准备送给一个人❤


【晓薛】30天的承诺(长篇/HE/一发完)

👉经理星×主妇(?洋 现代paro 贤妻良母薛成美你值得拥有

👉灵感来源于韩国的一个广告 记得不是很清楚

👉可算赶出来了我……前些天刚想起来 虽然我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没有还

👉文章中的里面都是洋写的日记 类似于心理路程

👉由于题材的原因文风可能会稍有些压抑

👉重度ooc 不喜勿入

👉注意!!!没有踩一捧一!!!道长也不是渣男!!没有虐道长也没有虐洋洋!!!不是黑粉!!!请勿较真

👉(4)里面加黑的句子来源于网络

👉可能是我自身的问题,文笔过于平淡……刀不是刀糖不是糖 我枯了

👉看来这生贺我是赶不上了【豹哭.jpg】

👉先虐后甜 来 乖乖张嘴吃我40米大长刀!

👉文章内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『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爱着他。』

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爱着我

入夜,城市间灯光璀璨,各家纷纷亮起灯火,似一个个浮在空中鹅黄色的蝶茧,包裹着不同的情绪。

可这一间屋子,却是空落落的。里面没有开很亮的吊灯,只在茶几上摆着一盏孤零零的小灯,和屋里的人儿一样,静静等待着男主人的归来。

薛洋坐在桌前,有一下没一下地叉着盘中的牛排,时不时望望空无一人的门口。

已快十一点了。

2.

『不知为什么,我们渐渐习惯了彼此。』

“咔嗒。”

“回来了?”

“嗯。”晓星尘把钥匙放到桌上,换了拖鞋,提着包晃晃悠悠直接进了屋。

今天似乎比昨天喝的还要多。

薛洋一声不吭,尾随着他进了卧室。

晓星尘似是太累了,直接浑身没了力气般一头栽在了床上。

薛洋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,很快,便传来了晓星尘沉重而平稳的呼吸声。

他走到卫生间打了盆热水,又顺手摘下一条毛巾,浸在热水中,仔细用手拧着,把水分拧得刚刚好,放轻脚步走进屋里。

用热毛巾擦擦脸,不至于喝了酒那么难受。

少年吃力地把晓星尘拉起来,小心翼翼地将脑袋放到自己肩膀上,小手轻轻托住,用温热的毛巾一下一下擦着他的脸。

擦完后,薛洋把毛巾扔到一边,拍了拍晓星尘的胳膊:“晓星尘,醒醒,醒醒。起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晓星尘的眼睛勉勉强强睁开,从他怀中坐了起来,翻了个身有些不耐烦道:“我不吃了,明天再说吧。你也早点睡。”

“可是……你要是不吃点东西胃会不舒服。”

晓星尘看薛洋一副揪着胸前的围裙委委屈屈的样子,垂了眸忍着漫天的倦意挣扎着站起来,摇摇晃晃走近了餐桌前坐下吃东西。

薛洋看起来很是高兴,连带着血丝的眼睛也微微亮了几分:“晓星尘,最近公司状况怎么样?”

“还可以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你什么时候休息?”

“明天后天都休息。”

“休息就行,最近你也是累着了。晓星尘我跟你说啊,那个宋岚宋煤球最近又给我打电话,说什么不让我打扰你工作,还……”

薛洋这边说的高兴,晓星尘却一勺一勺喝着粥,回答的只是“嗯”,“对”之类的答案,像极了敷衍了事。

薛洋闭了嘴,家又陷入了沉默。

似乎一切,都是理所应当。

这种生活,他也厌了。

3.

“我吃完了,你也早点睡。”

晓星尘解决完了盘中的牛排,把刀叉带进厨房刷干净之后,丢给薛洋一句话便要走进卧室去睡觉。

“等等。”

4.

他本来浑身是光。有那么一瞬间,突然就黯淡了,成为宇宙里的一颗尘埃。

我努力回想起他浑身是光的样子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后来发现,那是第一次见到他时,我眼里的光。

几年前的某一个夏天,晓星尘和薛洋才刚刚熟悉。

“累死我了!”薛洋气喘吁吁地跑上楼,敲了敲面前的门:“小星星回来没?”

见没有人应,少年便站在楼道里,靠着门框打量手里装着桂花酱的玻璃罐,“晓星尘这个傻子也真是,没下班就没下班嘛,到时候自己去买好了,非要叫我去。”

“叫我吃饭还让我买东西……”

“早知道这么累,就应该把你砸了!”

薛洋将“砸了”二字咬得极重,眼睛奶凶奶凶地瞪起来,瞅着酱罐戳戳点点地小声埋怨。话虽这样说,但少年的手依旧像捧着宝似的紧紧攥着,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这酱罐打碎。

“就不应该答应……还说要给我做桂花圆子……”

脸上,微翘的嘴角和止不住的喜悦;眸底,暗暗闪烁着幸福与年少时的羞涩。

薛洋将罐子举到眼前,“其实,你做什么我都爱吃的……”

“大傻瓜……”

5.

“薛洋?”

“啊?”晓星尘将他从回忆中拉了出来,薛洋猛地抬头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吗?正巧,我也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“晓星尘,你先说吧。我的事不是很着急。”

他当然希望这事不着急,恨不得这一辈子都不着急才好。

“好。”晓星尘似乎是清醒了不少,把公文包里的几张纸拿过来,放在桌上:“薛洋,我们……”

“离婚吧。”

“我们彼此都不幸福。”

说罢,晓星尘抬腿便走。

“巧了,我要说的,也是这事呢。”

平日里阳光的音调突然变得暗哑,声音越来越沉,似乎要抑住已带着哭腔、有些发颤的声线。

晓星尘顿了顿,随即脚步加快回到了卧室。

那天晚上,他依旧和晓星尘睡一张床。泪将枕面打湿了一大片,薛洋一夜未眠。

终究是,同床异梦。

6.

『晓星尘好像喜欢喝皮蛋瘦肉粥?』

『嗯……一会去学,等晚上做给他吃。』

薛洋的性子本是那种冥顽不灵的猖狂少年,可自从遇了他,出奇的,他为了不给晓星尘惹麻烦,竟收敛了自己的本性,用一种自己完全陌生的样子对待这个世界。

买菜,他开始和商贩讨价还价;

为了给晓星尘补衣服上的破洞,手指被戳了几个小小的伤口,“嘶嘶”抽着气仍旧吃力地走着针脚;

他听了晓星尘的话,辞掉手里的工作,竟围起了围裙专心学做饭,每日沾染着他最厌恶的“油烟气”;

纵使家里状况不错,每次出门,他都会给晓星尘买上不少东西,可除了糖,薛洋给自己买上一件衣服都要心疼很长时间……

他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。

但,他心甘情愿。

7.

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,只是……』

『为了解脱,他可能会答应吧。』

“晓星尘,离婚,我接受。”

薛洋揉了揉已有些红肿的双眼,勉强扯出一个笑容:“我希望你能再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在这一个月里,希望你能够完成我提出的要求。完成之后,我立刻离开这里。”

晓星尘听着薛洋一条条的叙述,最后,只在口中吐出一个字:

“好。”

反正30天以后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

8.

晓星尘拿了包,从椅子上站起来,打开门便要开车去公司。

“你就这么走了?”薛洋站在他身后,还系着围裙的身体显得愈发单薄,“抱我一下再走吧。”

晓星尘整了整领带,很拘束地抱了他一下,急匆匆地启动汽车去了公司。

……

晚上吃饭,薛洋看了看自己,把手伸到晓星尘面前:“晓星尘,可以牵我的手吗?”

晓星尘抬眼瞥了他一下,只牵了一下他的手,自动把手缩了回去。

……

薛洋躺在床上,不转眼地望着身旁躺的规规矩矩的晓星尘,轻声道:“晓星尘。”

“你可以对我说‘你爱我’吗?”

晓星尘翻了个身,小声道:“我爱你。”

……

清晨,阳光照进窗子,晓星尘看了看表从床上坐起来,要穿鞋洗漱时被薛洋叫住了:“晓星尘。”

他笑了,笑得纯净而美好,却又带着丝丝无奈与痛心:“可以吻我一下吗?”

晓星尘的眼底突然闪现出一丝痛苦,默不作声俯下身来吻了吻薛洋的唇。

——还是熟悉的感觉。

9.

『晓星尘,又回来了。』

“晓星尘,我们手牵手去买菜好不好?”

“晓星尘,要抱抱吗?”

“晓星尘,别不搭理人,亲我一下呗~”

“晓星尘,我爱你,那你爱不爱我?”

『我每天都和他重复这些话。亲亲,抱抱,拉小手,说“我爱你”,我可不嫌烦。』

『谁会反感你爱的人对你做这些?』

『谁都不会吧。』

10.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晓星尘明显感觉到,那段时间他和薛洋所忽略掉的关心和爱,又都回来了。

是的,都回来了。

11.

最后一天了。

今天下雨,薛洋只带了一把雨伞。

只不过,那本日记被放在了卧室的书桌旁。

他给晓星尘发了一条微信。

上面写的是:

晓星尘,我走了。

12.

晓星尘抹了一把眼镜上的水,踩着一个个的水坑往家的方向奔跑。

不,他不能走。

阿洋不能走。

雨水无情地打在他的脸上,晓星尘一步一个趔趄,仍旧疯了一样跑着,口中不停地念着:“阿洋……阿洋你不要走……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走……”

“我每天都和你牵手,抱你,吻你,说‘我爱你’……别走,好不好……”

“阿洋……我保证,每天都会陪你吃晚饭,聊天,不要走……”

13.

晓星尘慌慌张张把门打开,似离弦的箭般冲进屋里。

他要去寻,去寻那个终日等待他的少年。

去寻那个为了他抛弃所有的少年。

去寻那个见到他便笑得甜蜜的少年。

14.

没有人。

还是像一个月前的那天一样,没了那个少年,一派死气沉沉。

晓星尘彻底绝望了。

他不管身上的衣服有多湿,头发有多凌乱,一下跌坐在地上,脸上渐渐浮现出迷茫和无望的神情。

晓星尘站了起来,走进卧室,看到了那个薛洋一直保存得十分精致的日记本。

一页一页翻开,上面都记载着薛洋每天的心情:

『今天和晓星尘出去玩啦!还给我买了糖葫芦!开心~』

……

『晓星尘说让我辞职在家待着,说他自己上班就好,不想再让我累着……很有眼力见嘛!今天也是爱晓星尘的完美一天!』

……

『晓星尘越来越忙了……看他那么累,我还是学做饭吧,不然他还要照顾我……什么嘛,他会看不起我的!我才不需要他照顾!』

……

『晓星尘喝酒了,醉醺醺的。以后还是让他少接这种应酬才好。』

……

『晓星尘。』

『晓星尘。』

『晓星尘。』

……

『晓星尘和我提出离婚了。没关系,这样对他来说,应该是一种解脱。离开了我,也许会更快乐吧。』

看着他一点一点被生活消磨腐蚀得不成样子的童心,为了他做出的无数改变和日渐消极的情绪,晓星尘竟然紧紧把本子捂进怀里发呆。

他哭不出来。

泪已经流干了。

15.

晓星尘坐在门口,倚着墙壁望着前几天给薛洋买的一包糖发呆。

他什么都没有了。

16.

『那个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清风明月般的人,我什么都没想,我只想爱他。』

“晓星尘,想什么呢?”

一只手在他的额头上调皮地弹了一下,随后一张露着小虎牙的笑脸关切地凑过来,“你这怎么回事,上哪去弄得一身水呀?快去洗个澡。”

“多大人了还不知道干净……”

“阿洋!”

晓星尘只觉心里一阵狂喜,随后猛地站起来一把将面前的少年拉入怀中,将头放在他温暖白净的颈侧喃喃道:“阿洋,阿洋你不要走……”

“我们不离婚了,不离了……”

薛洋被这絮絮叨叨的晓星尘一撞撞的发懵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,又笑了,拍了拍晓星尘的背。

这一次,笑出了真挚的不舍与满足。

他笑啊笑,笑出了眼泪。

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你。

17.

“阿洋,你为什么要走?为什么不和我说?”

“和你说什么呀。”薛洋掂了掂脚朝着晓星尘的脸亲了一口:“我太笨了学不会做饭,所以才出去给你买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。”

18.

“晓星尘,30天到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阿洋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今天才明白,不是我们彼此都不幸福,是我离了你,才不幸福。”

“遇见你,是我最好的结局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洋哥生日快乐🎂🎂🎂🎂🎉🎉🎉🎉迟来的生贺

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写这么长我要死了

希望大家食用开心~我去还债了

大家给我一些评论吧呜呜呜呜这几天我要闷死了

【晓薛】魔法师也有春天(连载中)第三章

👉私设星星眼盲

👉论·降灾不听话该怎么办——来自一个非常头疼的洋

👉洋洋和星星的初相遇√

👉其实小贩才是真正的神助攻(͡° ͜ʖ ͡°)

👉像洋这样调皮捣蛋的性子道长就应该把他就♂地♂正♂法!!!【危险发言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3.

“切,金家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薛洋一路上踢着石子,口中骂骂咧咧地埋怨,“我自己一个人也能集福还愿,还用得着你们?”

说罢,薛洋拿起降灾,脚上轻点几步便要御剑飞行。

降灾不情不愿地浮起来,它向来是听话的,可这次却在薛洋的脚即将踩上时,往旁边一躲,薛洋没踩好,一个趔趄碰到了身边的蜜饯摊子,引得小贩大骂:“谁那么没长眼!碰我的摊子,不……”

等小贩看清眼前撞在摊子上的人之后,一下便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声音越来越小,慢慢低下头怯怯噤了声。

“哟,”待薛洋站稳后,随意瞥了一眼面前的小贩,“是你啊。”

哦吼,老熟人嘛,这是他薛洋来兰陵后踢的第一家摊子。

随后,少年掏出小刀拍了拍他的脸,笑得愈发渗人。还未来得及开口,小贩已又惊又怕,跪在地上,将头磕的梆梆响:“薛大爷饶命!是……是小的不长眼,我上有老下有小,我这摊子上的东西都不要了,您拿去,您——”

“哎,起来起来,”薛洋拉着小贩,“客气什么,你家的东西我都不要。”少年满脸都是悲天悯人的样子,和小贩“亲切交流”道:“知道能躲开金家人的客栈在哪吗?”

小贩:???

“知道知道!”小贩吓的抖抖索索,顾不及认真去想,随手指了一个方向道:“那……那边!那边有个客栈!”

“谢了。”

薛洋收好降灾,向他手指的方向走去,小贩站在一旁已惊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小贩:真是让人摸不着头发……

14.

薛洋大摇大摆进到客栈内,顺手拿了壶酒,又从客人们的桌上抓了把花生,踢翻了一张桌子,引得众人敢怒不敢言。

少年露出虎牙一笑,正要上二楼找个屋子休息,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胳膊,一阵温柔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:“这位小友,拿人家的酒不给钱,踢人家的桌子不道歉,这可不行。”

薛洋不耐烦地转过身来,只见拉住他的是一名白衣道士,面色柔和,嘴角含笑,右手执一拂尘,衣袂飘飘,宛若天仙下凡般不染尘纤。

只不过,他的双眼处覆着一条白绫,被风一吹,显得眼眶处空洞洞的。

薛洋皱皱眉,“啧”了一声道:“哪来的臭道士?管到你薛爷爷头上来了?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
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我只知道你犯了错。”

“松手。”

“去给老板道歉。”

看来得打一架才好了。

“废话真……多!”在这空当,薛洋一侧身,降灾剑刃旋至肘后,将胳膊一抡照晓星尘的脸划去。修仙之人自然五感敏锐,晓星尘自然躲避着,但一招一式里没有触碰到薛洋,是想尽量不伤到他。

15.

旁边的几个顾客和老板娘坐在一边静静嗑瓜子。

嗯,打的真好。

16.

晓星尘渐渐从他的一招一式感觉到,这少年的剑法都不是名家剑谱常用到的,更像是自己摸索着练习,加上与别人的打斗经验磨练出的方法,和零零碎碎的正派招式集合而成的。

随着招式越来越阴毒,晓星尘实在不想束手就擒,拔出霜华与降灾相拼。

没几招,薛洋的胳膊便被晓星尘反扭过来,痛得他龇牙咧嘴:“臭道士,有本事我们出去打过!”

“不打,上楼说话。”

17.

“都到这了,还不打算放开我?”薛洋脸上带着邪笑,咬牙切齿道,“怎么,这位道长要把我就地正法?”

“你坐好。”

薛洋见他一副不好惹的样子,又因被缚着手脚无法行动,嘴一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

薛洋:我要告你非法买卖儿童!╭(╯^╰)╮

“我带你到这,只是想告诉你,做人做事不要太嚣张,吃饭给钱做错道歉是天理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不能理解。”薛洋依旧笑嘻嘻的。

“冥顽不灵!”

18.

薛洋脚一蹬上了桌子,大大咧咧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急得像无头苍蝇般愁眉苦脸的金家门生。

听说金光瑶最近在找他?

还听说金光瑶知道他失踪了吓得把那傻子苏涉扔地上了?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呸!活该!叫你个小矮子不哄我!

哼!这次老子叫你找都找不到!

薛洋往嘴里丢了颗糖,抬头望了望挂在天上放光明的圆月。

突然,少年浑身颤抖着,望着月亮的瞳孔渐渐失焦,方知大事不妙站起来要躺到床上抑制时,猛然捂着胸口“噗嗤”喷出一口鲜血。

晓星尘自然闻到了血腥气,循着气味朝着薛洋的方向走去,将他扶起道:“小友,小友你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呃……”

薛洋:【口吐鲜血.jpg】都是月亮惹的祸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洋哥生日快乐呀~🎂🎂🎂🎉🎉🎉

正在赶生贺……今天怕是赶不出来了【瘫】

最近还停留在河南办事所以更的不是很多😶

【晓薛】魔法师也有春天(连载中)第二章

👉下一章星星出场

👉孩儿丢了试问哪个当妈的不着急

👉薛洋金光瑶父子(划)友情向

👉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悯善和瑶妹的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6.

金光瑶收薛洋为客卿是有原因的。

因为金家人基本都是单性魔法师,当然也包括他。

人手有限,如果多找些双性魔法师,可供指挥的人手岂不是两个两个地翻倍?

可就是眼下稀缺,只找到了薛洋一个,一高兴让他当了客卿。

emmmm……

说真的,照顾客卿比养儿子都累。

不不不,这就是在养儿子。——来自一个老实瑶妹的牢骚。

算了,走就走吧,反正一会又该厚皮赖脸地回来了。

7.

总归是不放心,金光瑶叫苏涉派人手去寻薛洋。

“宗……宗主!”苏涉慌慌张张地闯进来,直接跪倒在地,声音都因惊吓而变得颤抖:“属……属下做事不力,还请宗主责罚!”

呵呵,估计又是小崽子惹事端去了。

“悯善,不必如此慌张,”金光瑶依旧微笑着,亲切地抬着他胳膊将苏涉拉起来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薛客卿他……他他他……”

“说吧,他是不是又拔了张三的糖葫芦?”

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

“掀了李四家的酒酿圆子摊?”

“不不不是……”

“还是烧了赵家的客栈?”

“都不是!宗主你听我说!”苏涉急得都想把金光瑶的帽子摘下来。

既然都不是,那十有八九小流氓又捅了更大的娄子……自己还要给他擦屁股收拾后事。

金光瑶已经做好了抻抻铺盖卷回家种地的心理准备。

“薛客卿……现在不知去向……我们找了整个兰陵地界,连人影都没有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

苏涉本就为此事而吓得腿软,又因金光瑶一惊,扶着他的手一松,脚一滑没站好直接亲吻地面而来了个真正的五体投地。

“扑通!”

金光瑶只闻一声巨响,低头便见苏涉趴在地上,讶异道:“悯善,你……趴在地上作甚?”

“……宗主您……”

金光瑶这才觉得大事不妙,连忙蹲下拉他起来:“悯善……悯善你没事吧……”

苏涉半天才缓过神来,埋着脸抬手朝金光瑶比了个“耶”道:“……宗主我没事。”

苏涉:我很好我很健康我浑身上下包括门牙一点都不疼。

8.

金光瑶叫门生把苏涉抬下去后,坐在椅子上,满脸惆怅。

这个小混蛋还自己跑出去了!!!

教训你不应该吗!!!整天给我穿着金星雪浪袍出去掀摊打人,我还没准备拿鞋垫抽你还长脾气了!!!你爸爸我还想剥皮吃肉呢怎么不颠颠地回来找揍了!!!

金光瑶简直要掐人中保命了。

9.

薛洋一走,金光瑶并不担心他吃不饱穿不暖,被人欺负甚至于死在外头什么的。

有谁闲的蛋疼找他玩去。

他担心的不是这个,是薛洋还未出现分体的问题。

薛洋年纪尚小,自然分体也不会出现。只是近日来小少年常常向他抱怨头疼。

那天,金光瑶找了医师请他看看,趁着薛洋午睡的功夫,老医师却把他拉到一边,悄声道:“怕是公子分体即将现身,劳烦您近日照看着点他,免得——”

“免得什么?”

“免得公子法力失控,分体逃出本体的控制,扰乱人间。”

“您可否说得详细些?”

“只要是双性仙师,每逢月圆之夜,便会如此。还有一种百年一遇的现象,老朽想还是与仙督提醒一般为妙。”

“百年一遇的现象,便为现血月之夜。据老朽看过的医书所言,在那一天,所有的双性仙师身上都会出现极为不详之事。”

“只是……在每位仙师的身上出现的事都不一样,老朽无法妄下定论。”

“……多谢。”

金光瑶命人将医师送走,脚步放轻坐到薛洋床边,看着少年安静的睡颜,咬牙微笑道:“薛成美,早知道你这么麻烦,老子早把你扔回夔州自生自灭了。”

……闹了半天自己还要给他找媳妇免得事情闹大是吗。

老子还要给崽崽操心婚姻大事是吗?

搞了半天我几年来的投资打水漂了是吗!

是吗是吗是吗是吗是吗是吗!!!

10.

金光瑶葛优式瘫在椅子上。

人间不值得。

11.

“悯善,”金光瑶道,“进来吧。”

苏涉苦逼兮兮的捂着额头进来,金光瑶总归于心不忍,从袖子里拣出一瓶金疮膏塞进苏涉手里,笑道:“悯善,这盒药你先拿着,治好你的伤再忙其他事吧。”

“宗主,这……”

“不需多言。记着,一会你回去,就和那些寻薛洋的门生说,如果找到薛洋了,不用把他拖回来,就替我转告一句话。”

“薛成美,我操你妈。”

金光瑶脸上的微笑不减,依旧是那副和善模样。

12.

与此同时,躲在兰陵的薛洋还在津津有味地啃着糖葫芦。

“阿嚏!”

薛·嘴里的糖葫芦差点没喷出来·洋揉揉鼻子:“谁在骂你薛爷爷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胃疼 从凌晨疼到了现在🌚 我还要去狂补作业 欠着好几篇文……好了我死了

现在在外出的路上√不用写作业可以码字啦哈哈哈哈

挂人。

不废话,就是挂。

P1为评论。
P2P3为我和她的微信聊天记录。
P4为她挂 @一只阿瑶 阿瑶老师的朋友圈。
P5为出事之后阿瑶老师和我的聊天记录。
P6为她莫名其妙冲我冒出来的脏话。
P7为我和阿瑶老师的聊天记录。

这件事,我真的非常生气。

因为最近身体不好,可能是去了新的地方水土不服,前几天一直在往医院跑。今天吃完午饭就出了这件事,我一个一个说。

她是我以前的一位同学,认识也有好几年了,和她的关系向来不错。这件事真是让我彻底地认识她是什么样的人了。

至于阿瑶老师为什么挂她,我来解释一下。阿瑶老师前些天发了一条朋友圈(她是比较嗑博君一肖的),是关于这一对的。也不知是碰到她哪根弦了,她直接评论“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,我们绝交吧”。(P1)

我非常不明所以。这件事之后我和阿瑶老师也说了说,最后商议的结果是:这件事暂且先过去不提,就当是玩笑。因为毕竟同学几年不能因为一点不和就推翻友情,我们都这么认为。

后来,她发了一条朋友圈,玩的金光瑶身高梗。

阿瑶老师本命是瑶妹大家都知道,她自己就和我说过很反感一些玩身高梗的人。不是非常反感,而是平时开开玩笑倒是无所谓,我还会陪你笑笑那种的。

但是如果玩的过度,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,这样放在谁身上都会生气。我个人觉得阿瑶老师脾气够好的了,要是换我这样的早就受不了了。

终于,在第N次的朋友圈里,阿瑶老师把她拉黑了,也和我聊了为什么把她拉黑一类的,这些暂且不提。

我只能说她是自己作出来的。要不是这么一次次挑战她的底线,事情至于到这份上吗?

后来就是她找我倒苦水(P2P3)的事了。为了不搞僵我们的关系,我也只好回复。
不出五分钟,她在朋友圈挂了阿瑶老师。(P4)

然后,搞得我很生气,阿瑶老师更生气。(P5)

既然是你自己挑的事端,我们不追究也就算了,那为什么还要在这蹦跶惹事?拉黑了你,又跑来倒苦水,说来说去都是你的理由,这什么操作???

P6我没法解释,因为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骂我。我不是那种禁不起骂的玻璃心,我性格向来随和,你要是说我些别的,什么傻子二货,都无所谓。

可是您这粗口爆的是不是有点没理?

说夸张点,我什么都能忍,可这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我真的没法再忍了。是你没给我留面子,既然你不给我留,我看你给自己的备份留着也没什么卵用了。

逼急了我也会骂人,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反咬一口,更何况是我。

有时候不是我玩笑开不起,是我这个人自尊心很强。还是希望您能够理解一下别人,别整天一副“老子说的都对”的态度。

P6P7的事是最让我生气的。

那时候她发了一条朋友圈,说的是薛洋粉的怎样怎样,(那一条昨天我有再看过,发现被她删了,怎么找都没有)总的来说,性质和ky差不多了。

这条朋友圈我和阿瑶老师都看见了。

当时我还在医院,看到她这一条差点没气昏过去(开个玩笑)。我寻思着我嗑什么cp关你什么事?你嗑什么cp又关我什么事?
我嗑晓薛是我自己的自由,凭什么你嗑什么cp我们就要嗑什么cp?你天下第一?我怕你是怎么的?说的好像你嗑的cp就全是官配一样?说自己反感ky,现在跑到这来,自己心里没点数?真是脸之大,不知几千里也🌚

这次给你打上马赛克,是给你留着面子,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。

但我不希望有下次。

不行气的小迟肚子疼😂吃药去了 吃完药继续码文√